5分彩技巧大小玩法欢迎您的到來!

<bdo id="mq7gf"></bdo>

<menuitem id="mq7gf"><xmp id="mq7gf"><menuitem id="mq7gf"></menuitem>

<menuitem id="mq7gf"><progress id="mq7gf"></progress></menuitem>

首頁 > 知識庫 > 正文

八旗子弟是什么 關于八旗子弟的詳細介紹

清代滿族的軍隊組織和戶口編制制度,以旗為號,分正黃、正白、正紅、正藍、鑲黃、鑲白、鑲紅、鑲藍八旗。各旗當中因族源不同分為八旗滿洲、八旗蒙古和八旗漢軍。滿洲、蒙古、漢軍同屬一旗,旗色亦相同,惟從軍、入仕待遇略有不同。八旗軍人數最多時有27萬人。八旗人的后代稱八旗子弟,又稱旗人,后多借指倚仗祖上有功于國而自己游手好閑的紈绔子弟 ?;拘畔? 中文名:八旗子弟 別稱:旗人民族族群:滿族字號:滿洲族 正黃所處時代:清朝含義:社會群體

定義

“八旗子弟”,是指八旗旗人,八旗制度終結后,多指八旗旗人的后人。清末許多“旗下人”都非常會享樂,十分怕勞動。男的打茶圍,蓄畫眉,玩票〔非職業演員從事戲曲表演),*,斗蟋蟀,放風箏,玩樂器,坐茶館,一天到晚盡有大量吃喝玩樂的事情可以忙的。女的也各有各的閑混過日的法門。

組成

清代八旗子弟作為一個特殊的社會群體,是由不同民族共同組成的,除了滿族、蒙古族和漢族外,還有鄂溫克、達斡爾、錫伯等。

“八旗子弟”是什么?很多上了年紀的人都知道,但是年輕人知道的可能不多了。清兵入關以前,17世紀初,努爾哈赤(清太祖)把滿洲軍隊分成了四旗,每一旗,起初是七千五百人(以滿人為主,也包括少量蒙、漢等族人)。后來因為人數一天天增加,又由四旗擴充為八旗。八旗旗色的分別,是除了原來的正黃、正紅、正白、正藍之外,再加上鑲黃、鑲紅、鑲白、鑲藍。這些旗的編制,是合軍政、民政于一體的。滿洲的貴、賤,軍、民,都編了進去,受旗制的約束。后來,隨著軍事的發展,又增編了“蒙古旗”和“漢軍旗”。三類軍旗各有八旗,實際上共為二十四旗。這三旗所屬部眾統稱旗人,后來的滿族。原來的本部,由于區別上的需要就專稱“滿洲旗”了。

演變

清兵入關的時候,這些“旗下人”或者說“八旗人”的男丁,大抵是能騎善射,勇于征戰的。入關以后,他們大抵受到了世代的優待。和皇室血緣親近,地位崇隆的,當了王公大臣,什么親王、貝勒、貝子、鎮國公、輔國公之類;地位小的,當什么參領、佐領;最小最小的,也當一名旗兵。由于他們參與“開國”有功,地位特殊,世世代代食祿或者受到照顧。特別是滿洲旗的“旗下人”,更加享有特殊的身份,他們大抵是滿洲人,但也有早年祖先就跟隨清宗室到處征戰的漢人,即歸附已久的“舊人”置身其間。

清代的制度,規定他們不準隨便離開本旗,在京的也不準隨便離京。憑祖宗的福蔭,他們好些人世代有個官銜,領月錢過活。一般的旗人要做事就得去當兵,領一份錢糧。但是家族繁衍,人越來越多。有的人名義上還是參領佐領,但實際上已經并不帶兵,有的人名義還是驍騎校,但是已經不會騎馬。更甚的,由于子孫大量繁殖的結果,每家每戶的“月錢”不可能累進,“粥少僧多”,就分薄了收入。旗兵的名額有限,也不可能隨便入營。加上上層人物的貪污腐化,大吃空額,能夠入營的旗兵相對來說就更加有限了。

這樣,世代遞嬗,不少“旗下人”就窮困下來。他們之中某些有識之士,也覺得長年累月游手好閑,不事生產,坐吃山空不是辦法,也有去學習手藝的。但是這樣的人,反而受旗籍人的冷眼,認為他們沒有出息。所以就其壓倒的多數而論,“旗下人”大抵是游手好閑的。

評說

周恩來同志曾經提到的“八旗子弟”,應該說是一個特定名稱,它指的不是清兵入關前后的旗籍青年;也不是辛亥*之后,逐漸變成了勞動人民的曾經有過旗籍的青年;也不是指具有旗籍的一切人?!捌烊恕敝?,也有出類拔萃、不同凡響的人物。清代的大作家曹雪芹,就是正白旗人?,F代作家老舍,就是正紅旗人。他們“旗下人”的身份絲毫不影響他們在文學上的卓越成就。他指的是清末那些憑借祖宗福蔭,領著“月錢”,游手好閑,好逸惡勞,沾染惡習,腐化沉淪的人物。

老舍先生因為是滿族的旗人(不像曹雪芹那樣是原屬漢族而祖先進了滿洲旗的旗人),因此,他對于滿族旗人,對于那些“八旗子弟”的生活方式和所作所為是知之有素的。在他的《正紅旗下》那篇自傳體的文章中,曾對早年旗人生活作了繪聲繪色、入木三分的揭露。這里我想引他的兩段話,以窺見不少旗人淪落的原因以及他們當時的生活方式:“……按照我們的佐領制度,旗人是沒有什么自由的,不準隨便離開本旗,隨便出京;盡管可以去學手藝,可是難免受人家的輕視。他應該去當兵,騎馬射箭,保衛大清皇朝??墒瞧熳迦丝谠絹碓蕉?,而騎兵的數目是有定額的。于是,老大老二也許補上缺,吃上糧錢,而老三老四就只好賦閑。這樣,一家子若有幾個白丁,生活就不能不越來越困難。這種制度曾經掃南蕩北,打下天下;這種制度可也逐漸使旗人失去自由,失去自信,還有多少人終身失業?!?/p>

二百多年積下的歷史塵垢,使一般的旗人既忘了自譴,也忘了自勵。我們創造了一種獨具風格的生活方式:有錢的真講究,沒錢的窮講究。生命就這么浮沉在有講究的一汪死水里。是呀,以大姊的公公來說吧,他為官如何,和會不會沖鋒陷陣,倒似乎都是次要的。他和他的親友仿佛一致認為他應當食王祿,唱快書,和養四只靛頦兒(注:一種小鳥)。同樣地,大姐丈不僅滿意他的“滿天飛元寶”,而且情愿隨時為一只鴿子而犧牲了自己。是,不管他去辦多么要緊的公事或私事,他的眼睛,總看著天空,決不考慮可能撞倒一位老太太或自己的頭上碰個大包?!麄兝蠣攦簜z都聰明、有能力、細心,但都用在從微不足道的事物中得到享受與刺激。他們在蛐蛐罐子、鴿哨、干炸丸子……上提高了文化,可是對天下大事一無所知。他們的一生像作著個細巧的、明白而有點糊涂的夢。

這類人物去當什么“參領”“佐領”以至什么名義上更大的官兒,自然沒有辦法不把事情弄糟?!?/p>

歷史教訓

清朝的覆亡自然有多方面的原因,而“八旗兵”的顢頇〔顢頇(mānhān)〕糊涂且馬虎。*,也不能不說是原因之一。后來的“八旗兵”已經變得腐朽透頂,在戰場上常常一觸即潰。這就迫使清廷不得不擱起這支老隊伍,另行去編練新軍。而編練新軍,又沒法阻止具有進步思想的青年前來參加,起義新軍終于構成了聲勢浩大的*軍的洪流之一。

重溫這段歷史,我們可以見到,一個人不是憑真才實學,憑艱苦奮斗,而是憑血統關系,躺在祖先的福蔭之下,享受特權,閑逸度生,是終究非衰頹*下去不可的。這樣的事情,該是順治、康熙所始料不及的吧!早期的八旗將領,可以說過的是相當艱苦的生活。今天如果到沈陽的故宮參觀,可以看到金鑾殿下的廣場上,兩旁分列著八座小殿宇似的建筑,那是八旗主帥進見努爾哈赤,入朝議事時的駐宿之處。那些房屋并不大,大概只相當于現代旅館每天十塊錢的房間的大小,那就是早期“主帥”們的生活標準了,較之后期的王侯公卿的生活水平來,也是相去很遠的。

憑血統關系,憑祖宗福蔭過驕奢閑逸的生活,可以使人日漸腐朽,終至于爛得不成樣子。這種事情,實際上并不獨“八旗子弟”為然,可以說歷朝歷代,都有無數這樣的事例。這真是“前面烏龜爬泥路,后面烏龜照樣爬”,“前車雖覆,后車不鑒”了。

中西對比

在這方面,西方的資產階級,卻是不簡單地把大量的財產很快付托給兒女,在給他們以相當的教育之后,就鼓勵他們從事一定的工作來獲取酬報。例如小孩補籬笆、種樹之后才給予一定的獎勵,*參與某種工作之后才按月領薪,并不給予特殊照顧之類。這是有他們比較深遠的用心的。資產階級至少在這些方面,比較歷史上各個剝削階級,顯得稍有見地一些。

在無產階級當家做主的社會里,照理說,干部子弟不會也不應該變成“八旗子弟”式的人物,然而社會制度、馬克思主義的教育是一回事,各家各戶的具體環境、具體教育又是一回事。在我們社會里,盡管有大量干部子弟成長得很好,不自命特殊,不躺在父母親的功勞簿上,也不依靠先輩遺傳下來的“染色體”過非分生活,因而,能真正成長為*的*人。但是有些父母教育子女自命高人一等,對兒女千依百順,處處讓他們得到非分享受,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也摘下來給他們玩耍;他們干了壞事,就百般包庇,肆意縱容,走后門,企圖來個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以致把兒女變成了新型的“高衙內”“魯齋郎〔魯齋郎〕關漢卿雜劇《包待制智斬魯齋郎》中的一個“高衙內”式人物?!保ò矗哼@都是歷史故事里著名的白鼻公子)。

作為司令公子的“杭州二熊”,后來一個被*決,一個被判了無期徒刑,就是著名的事例。這樣的事情決不是“絕無僅有”的,而是有那么一小批,因而也就時有所聞了。某市一位副市長的兒子,某縣一個縣委書記的兒子,因殺人傷人而被處以極刑的事情,已經不是什么新聞。等而次之,沒有受到極刑,但已鋃鐺入獄,或者路人側目的,那就數量更多了。周恩來同志告誡“莫學‘八旗子弟’”,在我們這個封建習氣還嚴重存在的國家,看來是很有歷史意義和現實意義的。

那些特權人物、特權分子是錯估了我們的形勢和現實了,因此不必等待“五世而斬”,立刻受到“現眼報”了。

其實,不僅要教育孩子不可變成“八旗子弟”,對于某些大人來說(按:請注意這個“些”字的準確性),毋寧說自己就必須警惕自己不要變成“八旗子弟”,因為人是會變的。一個人從*者變成了老爺和蛀蟲,在歷史上,在現實中,事例是常見的。自命特殊,高人一等,自以為置身于法律之上,吃喝玩樂,逍遙度日,以至于利欲熏心,巧取豪奪,肆意橫行,違法亂紀,因而落得個眾人搖頭、身敗名裂的事,難道就很罕見嗎?不!這也是不時聽到的。

這樣看來,“莫學‘八旗子弟’”的告誡對象,比“干部子女”還要廣一些吧。

寫到這兒,《哀“八旗子弟”》這篇雜文,是可以結束了。最后,我想借用一千多年前,詩人杜牧的兩句長期應驗在某些人身上的話作為結語:“后人哀之而不鑒之,亦使后人而復哀后人也?!?/p>

旗色含義

女真人當時分成五種顏色:紅、黃、藍、白、黑。當時的女真人將:紅色代表太陽,*代表土地,藍色代表天,白色代表水,黑色代表鐵。鐵又先于土,有土就不要五色,只有四種顏色:紅、黃、藍、白。

稱:女真人靠天吃飯,靠天種地、有水、有日,就能生存、發展。

所以用:紅—代表日,黃—代表土,藍—代表天,白—代表水。因此用紅、黃、藍、白依次對應日、地、天、水。

上三旗與八旗旗主們及左右兩翼分設

⑴進北京后的上三旗與下五旗

上三旗為“天子自將”,多歸皇帝自領,地位最高,人多勢眾,成為核心;它們是:正黃、鑲黃、正白,守衛皇城,挑取侍衛。擔任皇帝外出護衛,是親軍。

下五旗守衛京城外,大批派往各地駐防護衛。它們是鑲白,正紅,鑲紅,正藍,鑲藍.

⑵1601年設立四旗的旗主分別是:

正黃旗,旗主努爾哈赤統領;

正白旗,旗主努爾哈赤長子褚英統領;

正紅旗,旗主由努爾哈赤次子代善統領;

正藍旗,旗主由努爾哈赤弟弟舒爾哈齊。

1615年擴為八旗的旗主分別是:

正黃旗,旗主努爾哈赤統領;

鑲黃旗,旗主努爾哈赤統領;

正白旗,旗主努爾哈赤第八子皇太極統領;

鑲白旗,旗主由努爾哈赤十二子阿濟格統領。

正、鑲紅旗旗主由努爾哈赤次子代善統領。

正藍旗,旗主由努爾哈赤侄子阿敏統領。

鑲藍旗,旗主由努爾哈赤第五子莽古爾泰統領。

⑶左右兩翼設置:

左翼:鑲黃、正白、鑲白、正藍 右翼:正黃、正紅、鑲紅、鑲藍

駐京后滿族八旗在北京城的戍衛駐扎

(京旗)、(禁旅八旗)

⑴北京城內城是方城,按方位顏色布防:

清北京地圖

清北京地圖

兩黃旗駐北方(駐德勝門、安定門);

兩白旗駐東方(東直門、朝陽門);

兩紅旗駐西方(西直門、阜成門);

兩藍旗駐南方(崇文門、宣武門).

⑵八旗軍隊位置按“五行陰陽”劃分:

兩黃旗駐扎北方,北方在五行中代表水,*代表土,土能擋水;

兩白旗駐扎東方,東方在五行中代表木,白色代表金,金能降木;

兩紅旗駐扎西方,西方在五行中代表金,紅色代表火,火能克金;

兩藍旗駐扎南方,南方在五行中代表火,藍色代表水,水能滅火。

東西南北,金木水火,黃白紅藍,一伸一抑、一張一合,順其自然的天理現象和崇拜。

旗的區別

⑴八旗中正、鑲旗的讀音:

八旗中有正、鑲區別,也稱“整”、“廂”旗。正,當整個、全部講;鑲,在原純色基礎上鑲的邊。

⑵區別:正四旗龍首向右,龍腹內有五朵祥云;鑲四旗龍首向左,龍腹內有三朵祥云。

⑶旗的樣式:

①正四旗左右長7尺5寸,上下寬6尺,長方形;鑲四旗,是正四旗尺寸剪去外上下角;

②八色龍旗,均做龍圖,鑲旗形成,只是加邊后,中間面積小,龍形小些;

③龍與旗色配合:黃旗配藍龍,白旗配藍龍,紅旗配黃龍,藍旗配紅龍;

④旗桿:長一丈五尺,朱紅色,龍頭向旗桿,桿端為鐵*頭。

建立演變

年 代 地 點 人 物 設 旗 情 況

1601年撫順新賓赫圖阿拉城(萬歷29年)清太祖努爾哈赤初設正四旗:黃、白、紅、黑

1615年撫順新賓赫圖阿拉城(天命元年) 清太祖努爾哈赤 正四旗改為:黃、白、紅、藍

同時增設鑲四旗即:鑲黃,鑲白,鑲紅,鑲藍

1635年盛京沈陽(天聰9年)清太宗皇太極擴編蒙古八旗

1637年 盛京沈陽(崇德2年)清太宗皇太極成立漢軍二旗:正黃、鑲黃

1639年 盛京沈陽(崇德4年)清太宗皇太極擴漢軍為四旗,正白、鑲白

1643年 盛京沈陽(崇德8年)清太宗皇太極擴充漢軍為八旗

合 計:8×3=24旗,24旗×7500人/旗=18萬人。

四級組織

⑴八旗的基層組織官職——牛錄(佐領)額真

牛錄——滿語中是“箭”的意思。滿族(女真人),狩獵時集體出行,頭人負責所有的“箭”,因此在組織中將這組織的頭人,稱為牛錄額真。始于1601年,定編300人。

⑵八旗組織中的中層官職——甲喇(扎蘭、加蘭)也稱參領,額真。五牛錄編入—甲喇,一甲喇(扎蘭)=5牛錄(5×300)=1500人。

⑶八旗組織中的最*職——旗主為固山額真

5甲喇=1梅勒=5×1500人=7500人。

⑷2梅勒=1固山=7500*2=15000人。

15000*8旗=120000人

這就是滿族1644年入關時的人數

聲明:本網內容旨在傳播知識僅供參考,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文字及圖片版權歸原網站所有。

你可能還關注
熱門推薦
今日推薦 更多
5分彩技巧大小玩法 全天时时开奖计划 腾讯分分彩平台 腾讯分分彩技巧和玩法 极速赛车计划

<bdo id="mq7gf"></bdo>

<menuitem id="mq7gf"><xmp id="mq7gf"><menuitem id="mq7gf"></menuitem>

<menuitem id="mq7gf"><progress id="mq7gf"></progress></menuitem>